当前位置:17cdn健身天才花滑少年横空出世 冲击北京冬奥冠军有信心
天才花滑少年横空出世 冲击北京冬奥冠军有信心
2022-11-22

18岁的金博洋一夜成名,凭借的就是“勾手四周接后外点冰三周跳”这一世界第一难度。本周末,这个中国男孩将在世界花滑大奖赛日本长野站比赛中挑战冬奥会冠军东道主选手羽生结弦。中国杯成为金博洋特殊的成年礼,国外媒体高度关注这次“金羽大战”。这个“火星男孩”有天花板吗?他的潜力有多大?他能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夺冠吗?中国队男单教练李成江在本报记者独家邀请下,给读者进行了客观专业的解读。他表示金博洋潜力很大,也希望他冲击2022年冬奥会冠军。

天才少年横空出世

在中国杯男单短节目比赛中,金博洋成为历史上首位在国际赛场上完成“勾手四周接后外点冰三周跳”这一世界第一难度的选手。更令人赞叹的是,这并不是他的极限,在自由滑比赛中,他再次挑战最高难度,用三种不同方式完成4个四周跳,技术分超出冠军得主费尔南德兹12.76分之多。而且,他再次祭出勾手四周跳,成为史上首位同时在短节目和自由滑当中都完成该跳跃的选手。

在完成自由滑比赛后,金博洋首次的成人组国际大赛,便以总分261.23分屈居新科世锦赛冠军费尔南德兹之后获银牌。

哈尔滨是盛产花样滑冰名将的地方,申雪和赵宏博的家乡就是哈尔滨,金博洋也来自哈尔滨。金博洋说:“2002年,妈妈带我看了一场冰上表演,当时印象最深的是申雪和赵宏博,看完之后,我就要求妈妈带我去学滑冰了。”

金博洋的跳跃和别人不同,特别有爆发力,原来他父母都是中长跑运动员,遗传基因相当不错,金博洋的身体素质出众。他说:“正是拥有很好的身体素质,我10岁时用了3个月时间,就学会了五种三周跳了。”这不是天才,是什么。

难度突破是个轮回

当初的李成江是中国第一男单,他创造的世锦赛男单第五的战绩迄今为止依然是中国男单在世界上的最佳战绩,而且他和日本后来崛起的一代拼争过,在业内非常有发言权和权威性。他对本报记者说:“从不再追求难度,回到重新追求难度是一个轮回。”

李成江说:“近几年,国际滑联自从相关规则改变之后,选手们不再把难度看得那么重,而更注重整体表演的完整性,对难度动作失去了兴趣点。我滑得非常好的节目,就能够得到很高的分,没必要非要上高难度。”

难度这个词语,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之后,在男单方面出现了一些变化,这又是为什么呢?李成江说:“经过两到三年以后,选手们把新规则吃得很透彻了。于是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或者说拉开分差,大家重点又回到了动作的难度上。毕竟,男单和其他单项不同。世界前几名的高水平选手会两种四周跳,或在自由滑中跳两次或三次四周跳,这种现象越来越多,这是上升式轮回。”

难度小子真了不起

那么,怎么看待这次金博洋的历史性突破,怎么解读他的勾手四周跳呢?李成江说:“金博洋这次上演了世界第一难度。”

李成江说:“中国选手一直偏向完成高难度的四周跳,当初我自己也是从四周跳上突破的。在我们那个年代,就已有运动员能够完成5种四周跳了,但这些只是在训练上完成过,比赛没用过。比赛场上用,而且完成了,金博洋是第一个,我说是‘勾手四周跳’,因为训练和比赛完全是两个概念,所以他很了不起。”

那么,这个令人赞叹的“勾手四周跳”魅力何在呢?李成江说:“跳跃一共有6种,四周跳有5种,分数最高的是‘勾手四周跳’,因为,大家都知道‘勾手四周跳’是最难的一种四周跳。因此他的表现得到了国际裁判们的认可。”

艺术表现是其潜力

这次是金博洋的人生成年首秀,如何评价他的这次“成年礼”,李成江认为相当出色,而这个出色绝对不仅是指他的“世界第一难度”。

李成江说:“这是他第一次参加成年组比赛,我之前不是特别担心他跳跃是否能够完成,而是担心他的内容节目分,也就是艺术表现分。他第一次跨进成年组,是否能够拿到比较高起点的分,对他的成长很重要,对国际裁判对他的第一印象很重要。”

结果呢,李成江说令人满意。他说:“这次比赛,我们看到他在比赛场上临场发挥,以及对场地的控制,都体现出一定的能力。两年前,他还不成熟,他对节目内容、衔接、控制、表达等方面,都还很幼稚。但是,两年间,我每次看到他比赛,他都有很大的改变,成熟了很多。”

很多中国花滑业内人士在谈到金博洋时,都会夸赞他的高难度跳跃,同时也担心其在滑行技术和表演上的不成熟。这次中国杯,金博洋在节目内容分上比费尔南德兹低了20分,暴露了自己与世界顶尖选手的差距。李成江表示:“我这次重点看的他第二个分,其实还不错,这样的节目内容分,是在没有大牌导演编排情况下所取得,这是一个比较不错的起点,裁判不会没有原因地给他分数。”

2022冬奥会是其巅峰

李成江认为,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将会是金博洋的事业巅峰,他很有可能在那时大放异彩。

和女单相比,男单运动员的运动寿命要长于女单,男孩子身体机能和素质,包括一些力量,要比女孩子强。李成江说:“这个孩子很不一般,他的身体机能和专业素质,要强于和他同龄的孩子。他父母的基因是第一位的,而后他的专职教练给他打下的基础很扎实。于是在一定的基础上,他还能继续往前走。男子单人滑运动员的黄金年龄一般在22岁至24岁之间,有的会早,有的会晚,竞技水平高的,能把自己的好状态坚持6到8年,很多运动员到32岁左右还能滑,依然保持很好的竞技状态,这不是大问题。”

2022年北京冬奥会,金博洋会夺冠吗?李成江说:“我完全希望,并相信他能够做到。一个是,我觉得他年龄还小,有很多时间练他不足的东西;另一点是,他的基础不错,需要经验和对场上的控制力。此外,还需要大师雕刻他。”

本周,在将于长野举行的日本站比赛中,金博洋将面对实力强大的冬奥会冠军羽生结弦,金博洋坦言很期待这一时刻。日本媒体认为金博洋已拥有世界上最高难度,他的勾手四周跳比羽生结弦和宇野昌磨能完成的四周跳难度更高。

对于自己的不足,“难度小子”金博洋表示将继续努力提高,为“站在奥运会领奖台上”目标而努力。正如世界冠军费尔南德兹赛后所言,“他更年轻,未来某一天,他很可能会成为世界冠军。”

本报记者 孔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