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cdn健身时越柯洁两个人的江湖:一个爱古谱一个是"特务"
时越柯洁两个人的江湖:一个爱古谱一个是"特务"
2022-06-16

一个人的江湖是寂寞,两个人的江湖,则残酷了许多。出来混——有的人,你必须踏上他的肩膀,才能摘取天上的星辰,否则,你就会跌落尘埃。

今天的时越和柯洁,大抵就是这样的情状。1991年出生的时越在圈内有“场均一条龙”的美誉,意即,几乎每一盘棋他都有力量去斩杀对手的一条大龙,然后凯旋;1997年的柯洁,事实上也多次领略了时越强大的腕力,但他的棋似乎更加灵活,而且经历了无数次被屠宰的伤痛之后,他的力量如今同样令任何对手胆寒!在等级分座次上,柯洁刚刚将时越请下了霸占了一年多的榜首位置,取而代之。一年之内连续杀进三项世界大赛的四强,即使时光回溯,似乎也只有韩国“二李”有类似这样的骄人战绩。

爱古谱的冷面杀手

●现代围棋是能赢半目就好,见好就收,而时越不是这样,如果你给他机会屠龙,他绝对不会让你有任何机会泡官子。

如果柯洁要成为中国围棋新一代的领军人物,就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棋迷答应,他的对手时越也不会轻易就范。

时越年少成名,习得一手“大力金刚掌”,2013年他在LG杯决赛中轻松零封韩国“怪腕”元晟溱,当时这个结果几乎惊呆了韩国棋迷,因为,元晟溱本身就是以力闻名的,没想到遇到有“场均一条龙”的中国小伙子,竟然插翅难飞……

自跻身职业高手“一冠群”之后,时越似乎进入了蛰伏期,虽然保持着较高的竞技状态,却始终未有再夺世界冠军的机会。有一种说法,是他正处于职业生涯的瓶颈期,因为他正在研究中国的古谱。

关于古谱,事实上是很久以来棋坛的一大争议——“挺古派”认为,古棋水平其实超出人们的想象,只是因为当时座子等规则的限制,使得它看上去不显山不露水而已;“贬古派”则直言不讳:围棋和其他事物一样,是发展的,古棋怎能与今棋相提并论?甚至有一种说法,认为像范、施那样的古棋高手,若能穿越时光来到今天,恐怕也不过是实力较强的业余5段……

时越近年来热衷于研究古谱,但从来没有公开发表过对于古棋的看法。不过,有“场均一条龙”之称的他,棋风上从某种意义上讲颇具古风。现代围棋是能赢半目就好,见好就收,而时越不是这样,如果你给他机会屠龙,他绝对不会让你有任何机会泡官子。

时越的勇猛,藏在他的镜片之下。有个真实的段子——年少时,有一天有一位业余高手前来求教时越,因为该业余高手自视甚高,少年时越有点不忍下手,遂借上洗手间之机问领队:是真下还是要让着点儿?领队说,放手去杀!于是,那一天几乎颠覆了那位业余高手的围棋理念,因为棋盘上稍微有一点破绽的大块棋子,最后都被时越聚而歼之,兵不满百,一枰惨相!

嘴大量浅的“特务”

●柯洁今年以来各项赛事胜率惊人,几达90%,而且执白胜率奇高。他自称:“比赛猜到白棋,就觉得自己飞了起来!”

生于浙江丽水,目前却归属于云南围棋队,这就是柯洁颇为怪异的职业旅途。究其缘由,在2008年他以“守门员”身份幸运地打上职业初段后,云南队主教练邱继红慧眼识珠,立即签下了这名棋内好战的少年棋手。

“当时就觉得他布局一般般,但是好战,喜欢搏杀,我一直认为这样的年轻棋手总是有冲劲的,未来不可限量。当然,还是没想到他能混到今天的范儿,呵呵。”邱继红说。邱柯二人亦师亦友,从朋友的角度,邱继红眼中的柯洁又是怎样的呢?

“他其实是性情中人,有时候口无遮拦,容易不经意地得罪人吧。为什么我说他是性情中人呢?拿喝酒来说,我估计柯洁的酒量最多也就是三瓶啤酒,但是朋友一聚会,大家一高兴,柯洁端起杯子来者不拒,最后的结果当然是醉了。我也是好酒的人,从酒品看人品,我是特别喜欢柯洁的,当然我希望他今后不要再喝醉,云南队哪天如果能重回围甲,我们还指着他多赢棋嘞。”邱说。

柯洁性直,又不失幽默。举两个例子,有次征战中日阿含桐山杯冠军争霸赛,出征之前他接受采访时表示,要让对手“血溅五步”,豪气干云,却又丝毫不顾对手的感受……有次在网上讲解棋局,有棋迷问他与韩国某名手的胜率如何?柯洁断然表示,“胜率百分之百啊!”随后补充:我其实就根本没在重大比赛里遇到过他,没输过就是百分之百赢,哈哈哈!

柯洁能有今天,与云南队主教练邱继红的苦心栽培也息息相关,据了解,刚出道时,小柯洁就一身蛮力,整体实力并不算很强,而跌入围乙后多年未能打上围甲的云南队根本没有机会让他下最高水平的围甲,怎么办?邱教练只能利用他的人脉,“送出去下呗,2011年左右吧,我把他送到围甲的爱慕先生队,那时候怎么说呢,只有求人啊,水平像他那样的小孩那时候挺多的,我们几乎是倒贴让他走上围甲赛场的。现在看起来,柯洁如果能帮云南队下围乙,我们冲上围甲的希望绝对大了很多,不过,我们云南队也知道,现在的柯洁不仅仅是云南队的,他还是全中国棋迷的,我们不能耽误他下围甲。不过,有一天云南队能杀回围甲,那么希望他能准时归队,帮我们征战围甲!”

柯洁今年以来各项赛事胜率惊人,几达90%,而且执白胜率奇高,曾有记者问及此事,他表示:“我觉得黑贴7目半多了点,就算按韩国规则贴6目半,我也愿意拿白棋。总而言之,比赛猜到白棋,就觉得自己飞了起来!”为数不多的败局中,柯洁承认:“牛哥”邱峻是他的第一苦手,在倡棋杯和围甲联赛中两次击败了他。

本组稿件均为华西都市报记者贾知若采写